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的灵主夫人》怨灵夫人 紧缚 我的灵主夫人LOLI控

更新时间:2020-02-14 12:23:25

《我的灵主夫人》怨灵夫人 紧缚 我的灵主夫人LOLI控 连载中

《我的灵主夫人》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珺YS楚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林布,江阳

《我的灵主夫人》由网络作家珺YS楚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布,江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这是必然的。”江阳道,“老爷子接手江氏以来许多想法策略都与上一辈的大相径庭,部分老人们是不大愿意接受的,长此以往矛盾便产生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必然的。”江阳道,“老爷子接手江氏以来许多想法策略都与上一辈的大相径庭,部分老人们是不大愿意接受的,长此以往矛盾便产生了,铲除林布父母这样的顽固派是他一直在做的事。”

“那么接下来的事呢?全都是老爷子默许了的?”江九歌蹙起眉头,旋即又否定道,“应该不会,比如那批货,当时送货的人几乎全被炸死在那片泥沼里包括我,那么货呢?”

当时送的那批货全是枪支弹药,江氏集团做事向来严肃严谨,别说这么一大批货了,就是丢了一个子弹壳也要追回的,江老爷子这个也能默许?

“货去哪了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搞不好收货方都被皇子党的人宰了,货,被吞了呗!毕竟江氏集团军火客户多了去,做死一家缅甸的算什么?”江阳道,“关于这个,老爷子还没有唐恒清楚,你要想知道更多内幕,那就早日把唐恒拉下来再说吧!”

“二哥。”江九歌看着他凉凉道,“我可以当你在胡说八道吗?”

江阳呵呵一笑,道:“那批军火的去向我也是胡乱瞎猜的,不过我要说的是林布之所以会杀你,是因为他别无选择,他不杀你,皇子就会要了他父母的命,可笑这个混蛋居然信了,最后还是没能保住父母的命,把自己也葬送了。江荀这个王八蛋……”

江阳说着说着手背上青筋暴起,手心里的茶杯“嘭”的一声碎成渣子,鲜血顺着指缝缓缓流出。

“二哥——”江卿月按住他的肩,“冷静点,事已成定局,冲自己发狠又有什么用?”

江阳才不管有用没用,继续咬牙切齿的冲着江九歌,眼眶都红了:“所以小九,你不要怪他好吗?他别无选择。”

江九歌认真的回视道:“我为什么要怪他呢?二哥,林布没有杀我,捅我刀子的那人是五哥。可是人已经没了,这事再纠结也无济于事,眼下最重要的是打起精神,迎接皇子接下来的动作。”

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江阳接着道:“三年前,小九出任务后的几天里,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江氏集团在缅甸的分公司打来的,让我协同小九一起送那批货,说是老爷子的意思。货确实是送往缅甸那边,我没多想就去了,刚好在途中遇到林布,这家伙那几天一直关机,我特么刚打算好好跟他兴师问罪一番,他居然把我打晕了,等我醒来,我已经在返回桐城的路上了。”

“林布太反常了,我猜他一定出了什么事,我有想过给那边打电话,可当时正赶上芸儿临产期,我不能确定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就按照林布的意思回到桐城。”江阳道,“我才刚到桐城,林布又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跑,有人要杀我,最好离开桐城,这真是荒谬,莫名其妙的我就被人追杀了。不过很快,我真被人追杀了,还好我的人掩护我找到芸儿在的那家医院。”

“林布的父母不会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害了吧?”江九歌漫不经心道,“林布为了爹娘的命甘愿听从皇子差遣,为何在紧要关头把江阳放跑了?不是顾念昔日情分就是他爹娘已经遇害了,林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与皇子撕破了脸。”

“不会。”江卿月否定道,“林布如果要与皇子撕破脸,在走货途中遇到二哥的时候早就一起跑了,犯得着把二哥打晕送回来自己扛事吗?你出事后,皇子把林布推出来承下所有罪名,段叔叔不得不按照帮内规矩把他处决了,他家就他一个孩子,林布的父母接受不了……在他面前自尽了。”

茶楼一度陷入沉重压抑的氛围,每个人心中都还有疑问。

江九歌在想林布给自己背了那么大口黑锅恐怕不全是因为父母,毕竟她当时是亲眼看到林布冲进泥沼里救江荻,他跟皇子党不像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江卿月在想为什么林布的父母自尽时,江荻的眼神那么不自然呢?有种负罪感,还有点难过的意味,像他这样的冷血动物别说很少被感动了,即便被感动了也不会让情绪轻易流露在脸上。

江阳则完全沉浸在失去林布的悲伤中,仅管已经过去三年了,但仍旧思其生悲。

三人像各怀鬼胎的三尊佛,静静的坐在茶楼角落里,直到一抹蓝白相见的身影冲进来打破寂静。

“哈喽,啊!你们果然在这里。”楚君白像幽灵一样飘到三人桌旁,又蹦又跳,好像全世界就她最快乐了。

江九歌刚端起的茶杯忽然一个不小心砸到桌上,小小的瓷杯在桌上滴溜溜的转着滚到了桌角下。

三人眼睛都直了。

楚君白今天穿了一条紧身淡蓝色牛仔,搭配一件白色立领纯棉衬衫,衣服有些收腰,瞬间把她高挑纤细的身线展露出来。注意看,她还戴了个低调的黑色发卡,发卡上有个更低调的蝴蝶结,整体美得比漫画里的有过而无不及……唯一的缺点是,她仍旧是一个平胸,一百八十多的那种平整。

但是,不打紧,真的一点不打紧,因为江九歌从她进来那一刻直了的眼睛就再没有斜过,茶杯都滚了两三个了,她还一口茶没喂进嘴里去。

楚君白是铁了心要勾引江九歌了,两人又旁若无人的在空中对视,肆无忌惮的眼神撩拨得旁人不敢睁眼。

江阳瞬间忘却了悲伤,思量起楚君白这个待挖掘的人才最终能开发出哪些价值,他越想越觉得自己能与齐天大圣共比肩了——都是有一双火眼金睛的人呐!

江卿月实在受不了这氛围,在江九歌眼前挥了挥手压低声音道:“小九,别看了,周沐旸还在家等你呢!”

江九歌干咳了一阵收回目光:“哦,是了,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江阳赶紧站起来给楚君白拉椅子:“楚先……哦不,楚小姐,我真是太意外了,想不到高手果然是在民间的,哈哈哈。”

楚君白已经做好要作死一整天的准备了,于是矫揉造作道:“江二爷您折煞我了,千里马不还得遇到伯乐才叫千里马吗?”

“哪里哪里,若是没有千里马哪还有伯乐这玩意啊是吧!”江阳继续拍马屁道。

楚君白比着拍马屁道:“江二爷太会说话了,您慧眼识人,一看就是个很有内涵的人”

江阳道:“内涵啊是有那么一点点……”

“啊呸——”江卿月吃了块点心又喝了一口茶,险些噎死,“你俩够了啊!”

江九歌看向楚君白:“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江阳:“我在几个小时前给她发定位了。”楚君白赶紧点头附和,两人配合得极有默契。

江卿月瞪了他一眼:“你们公司就你一个星探了?天天追着同一个客户跑,你要签直接带你们公司去签不是更好?”

“这个——”

“哈,是我自己要过来的,呵呵——”楚君白一点不矜持道。

话毕,三人又齐齐看向她,你过来干啥?这有你啥事?

楚君白受不了来自三双六只眼的注视,一甩之前的矫揉造作拽兮兮道:“我过来当然是有事了,没事……我来干什么?今天我……我还是特地翘课过来的呢!至于什么事嘛!你们问……问他。”楚君白马上把手指向江九歌。

江九歌无辜中枪,一脸懵逼的指着自己:“我?why?”

楚君白高傲的一点头,旋即站起来十分不讲究的踩着椅子一脚,掷地有声道:“从今天开始,我楚君白正式追求你江九歌,一往无前,风雨无阻,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谁也别拦着。”

江九歌:“……”

江卿月:“……”

江阳:“……”

什么情况?等等,一定是喝茶的姿势不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