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农门秀色:医女当家354 小说大结局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女王受

更新时间:2020-07-23 00:10:42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农门秀色:医女当家354 小说大结局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女王受 已完结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桑非白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孙大娘,季菀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桑非白原创小说《农门秀色:医女当家》,主角是孙大娘,季菀,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阿菀。” “娘。” 几个孩子齐声唤。 季容把位置让给她,周氏坐到炕头,用手探了探季菀的额头,“烧已经退了,但还是要好生休养几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菀。”

“娘。”

几个孩子齐声唤。

季容把位置让给她,周氏坐到炕头,用手探了探季菀的额头,“烧已经退了,但还是要好生休养几日才能恢复。”

季菀抬头打量她,她穿着粗布麻衣,身上好些个补丁,可是这样,也掩盖不了她天生丽质的美貌。只是营养不良,显得瘦弱憔悴。刚才被刘氏打了一巴掌,半边脸已经肿了。原本白嫩纤细的手,也长出了茧子。

好好的世家嫡女,混到这个地步,也是够倒霉的。

辛苦奋斗十几年一朝回到穷山村的自己,更倒霉。

“娘,咱们现在有银子,不如把房子再扩宽一些?阿容跟我住,阿珩跟您住,暂时空出一间房来做厨房,杂房,澡房。”

其实她更想重新盖房,不过这样一来,家里就没多余的银钱了,周氏肯定不同意。还是等等吧,等她赚了钱,不愁盖不起新房。

“嗯。”

周氏看看几个孩子,一个个的都面黄肌瘦,都是因为自己懦弱的缘故,才让孩子们吃不饱穿不暖。

“阿菀放心,以后娘一定不让你们再受别人欺负。”

季菀道:“娘,其实最受苦的,是您。”

高门闺女,落魄至此,被两个乡野村妇骑在头上作威作福,连自己孩子的命都保不住,何止是苦?简直惨绝人寰。

周氏笑笑,眼角还有泪。

“我刚才已经和里正说过了,今天就能把灶打出来,村里有铁匠,也能给我们添一口锅。我等会儿就用一斤白面请隔壁的孙大娘帮忙杀一只鸡,炖了给你们补补身子。”

能吃肉了。

季容欢喜的睁大眼睛,自从两年前爹死后,也就只有年节的时候才能吃到肉。

孙大娘男人姓冯,家住季家东边。有时候看周氏的几个孩子可怜,会偷偷的接济一二。有一次被刘氏发现,还狠狠骂了季菀姐弟一通。从那以后,季菀几人就不敢再接受孙大娘的接济了。

周氏很快取了白面去了孙大娘家,说明了来由,孙大娘自不会拒绝,却说什么也不接受她的白面。

“只是动动手的功夫而已,我哪能收礼?”

孙大娘五十多岁,男人也早去了,膝下两个儿子。两个儿媳吴氏和高氏都跟周氏学过女红,彼此关系还不错。

周氏将白面塞到她手中,“孙大娘,您就收下吧,这么多年,您没少帮我,我心里都记得。”

孙大娘推脱不过,便道:“这样吧,我晚上用来蒸了馒头,你们娘四个过来一起吃。”

周氏笑着应了。

“好。”

……

季菀休息了一下午,觉得身体稍稍好些了,晚上便和周氏带着弟妹去了孙大娘家。

冯家孙辈有八个,一共十三口人,加上周氏娘四个,十七个人。一斤白面,刚好蒸出十七个馒头。

北方贫寒,穷苦人家通常只有年节才舍得吃白面。冯家也不富裕,孩子们都许久没吃过白面了,看着一个个雪白的大馒头,年纪小点的,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周氏拿来的鸡和冬笋炖了一大锅,另外炒了一个大白菜和土豆,还做了红烧鱼。鱼是下午冯家的两兄弟去河里捞的,往日

里都是要拿去镇上卖的,今日周氏拿了鸡和白面过来,冯家自不能吝啬,打捞上来的两条鱼都做了菜,也给孩子们解解馋。

鸡肉和鱼肉的香味令人食欲大增,季容和冯家的几个孩子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季珩拿着个馒头,吃得津津有味。

季菀给他盛了汤,轻声叮嘱,“喝口汤,别噎着。”

“哦。”

季珩就着姐姐的手喝了一大口鸡汤,顿时眼睛一亮,“好喝,鸡汤好喝。”

他吃得开心,季菀又夹了快鱼肉,给他把刺都挑干净。

“慢点吃,嚼碎了再咽。”

季珩吃得满嘴都是油,冲姐姐憨憨的傻笑。

和他同岁的冯小虎看他吃得香,也转头要大姐冯月给自己挑刺。

冯月是吴氏的长女,今年十四岁,已经定了亲,明年就能出嫁。过两日天晴了,村民们就要上山打猎,冯家兄弟也会去,打算卖了钱给她做嫁妆。

这边冯家欢欢喜喜的吃晚饭,季家李氏却在和丈夫争吵不休。

“家里总共就十几两的银子,你全给了二房,咱们以后可怎么办?牛也没有了,明年春耕谁下地?下个月就要过年,拿什么给阿云和阿松买新衣服?菜地被分出去了一大半,我们吃什么?这是要饿死我们娘仨啊…”

季云和季松被她养得娇气,也跟着又哭又闹。

“爹把钱都给了别人,我们以后都没饭吃了,呜呜呜…”

季远太阳穴突突的跳,咬牙切齿道:“你还有脸哭,我整日在外面忙着挣钱养家,你又干了什么?在家游手好闲不敬长嫂不孝母亲,还把女儿教得恶毒刻薄,小小年纪就行凶杀人,让我丢尽了脸。不给怎么办?难道你非要人家把我一并告上官府,一辈子都吃牢饭不成?”

“没了钱怎么不能过了?村里当媳妇的个个都能下地干活,你凭什么不能?大嫂能下地种菜,二嫂可以做女红卖钱,你凭什么就要当夫人等着人伺候?大嫂和二嫂的几个孩子面黄肌瘦满身补丁。你整天不事生产还到处说闲话编排大嫂二嫂,你想让阿云和阿松穿着新衣服出去证明什么?证明你苛待侄子,证明我不会治家,让全村的人都来看我笑话吗?”

李氏娇生惯养习惯了,早忘记自己为人媳妇的本分,今日被丈夫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疾言厉色,字字在理,她登时心虚,哑口无言。

季远深吸一口气,冷声道:“家里只剩下四亩两天一亩劣田,你一个人完全可以耕种。还有四百多斤白面和两百多斤黑面,咱们家现在人口少,撑到来年秋收不成问题。”

李氏哪里会耕作田地?闻言又哭了起来,“牛是爹还在的时候买的,凭什么让大哥他们分了去?你也在挣钱,凭什么到头来我们分的家产最少?还要我们给娘养老…”

“闭嘴!”

圣上重孝道,为官者若不孝,轻则罚俸幽闭,重则贬官流放乃至更甚。平民若不孝,入狱判刑,永远取消参加科考资格。

季远还想要参加科考出人头顶,岂能容许李氏误了他的前途?

“牛本来就是大哥他们买的,你厚着脸皮争什么争?”

季远对李氏的小家子气十分反感,既比不了大嫂的能干会持家,更比不上二嫂貌美又温柔,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季远越看李氏越不顺眼,冷声威胁道:“你给我听着,日后你若是对娘有任何不敬不孝,我便休了你。还有,阿云阿松他们你好好教导,若是再有今日之事发生,我必不饶你。”

一天之内被威胁三次要休妻,且看季远的样子真的能为了他老娘做出休妻的事,李氏登时不敢再对说对婆母不敬的话。但想到以后日子过得肯定比现在差,还得自己下地耕田种菜伺候婆母,她便忍不住悲从中来,呜呜的哭泣。

季远瞥她一眼,知道她暂时不敢再闹了,语气也和缓下来。

“明年四月我就能参加童试,只要考上了秀才,即便中不了举,最差也可以当个教书先生,一年最少也能挣几十两银子。这几个月,你切莫要再生事端。”

李氏一听一年能有几十两收入,可是现在收入的好几倍,心里顿时舒坦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