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南今夕》今夕复何夕 强攻 南今夕下克上

更新时间:2020-08-03 08:05:03

《南今夕》今夕复何夕 强攻 南今夕下克上 连载中

《南今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若无人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袁贵妃,公皙

新书《南今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若无人,主角袁贵妃,公皙,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这时,音乐响起,她轻点玉足,挥动长袖,扭动腰肢,翩翩起舞,如行云流水般从容,如秋日落樱般柔美。袁玉雅的舞姿甚为柔美,连南今夕都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时,音乐响起,她轻点玉足,挥动长袖,扭动腰肢,翩翩起舞,如行云流水般从容,如秋日落樱般柔美。袁玉雅的舞姿甚为柔美,连南今夕都看的痴了。这时,音乐渐入佳境,只见那袁玉雅伴着音律,以右足为轴,轻舒长袖,娇躯随之旋转,愈转愈快,愈转愈美,最后似一朵盛开的牡丹定格舞台中央,煞是好看。大殿之中掌声四起,惊赞之声不绝于耳。

上京第一大才女,果然名不虚传。南今夕心想,这支舞明显是有备而来的,袁玉雅仅单足就能旋转这么久,可见她的功底非常人能及。袁贵妃这么力捧袁玉雅,而袁玉雅又这般出色,看来这袁玉雅是不二人选,如此看来,她今日只是凑数而已。

想到此处,南今夕禁不住连连鼓掌称赞:“好!好!”余光却瞟到公皙凌投来的目光,她打了一个寒战,连忙低头专心吃菜喝酒。

袁贵妃似乎很高兴,她赏了袁玉雅一只名贵的玉镯。

第二个上台的是谢荣芷。谢荣芷表演的是曲子。只见她身着淡紫色纱裙,梳了一个飞天髻,“一飞冲天”,果然合她的性子,头上戴的蓝色步摇,衬得她肤色似雪,与她弹的曲子相互呼应,仿若雪中踏春忽见梅,竟有种异样的美感。怪不得她一直都想要做人中龙凤呢,看来是有些傲娇的资本。

袁贵妃赏了她一对步摇,她笑吟吟地接下。

第三个上台的是周敏怡,只见她手持软剑,飞入场中,时而长剑如芒,气势如虹;时而剑如流水,静谧安详;时而剑随衣袂翩跹起舞,清姿卓然,果然有将门风范。南今夕在她飞身入场时,便喜欢上了这个出生将门的女子。这会看她持软件跳舞,脑海里居然浮现出她与二哥笛剑和鸣的画面,她竟忍不住哧哧的笑起来。

后续陆续有人作诗,有人现场作画,亦有人跳舞弹唱,但都不及这三人出彩。

南今夕一直默默地吃着喝着,她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她只是来凑数了,凑数要有凑数的态度,默默无闻的来,默默无闻的去,所以她不准备表现才艺,只待宴会结束再悄然离去。

眼见宴会到了尾声,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南家小姐在哪里?”

南家小姐?在场只有她姓南,难道在喊她?她戳了戳耳朵,没听错吧?

阿木戳戳她的肩膀。

南今夕连忙站了起来:“臣女在!”

袁贵妃正斜靠在软榻上,她扫了南今夕一眼,声音慵懒:“今日可有表演?”

南今夕迟疑片刻,跪道:“臣女才艺不佳,恐污了娘娘的贵眼,不敢献丑。”

殿上传来许许嘲笑之声。南今夕听到有人在议论,堂堂南家小姐,居然没有一样拿得出手的,而且穿得这么随意就来赴宴,真是丢人。若是以往,她早就拍案而起了,可是经历宫里的种种,她早已磨去了一身的戾气,如今,她懂得了明哲保身,面对争议她也学会了淡然处之。面对殿内的纷纷议论,南今夕默不作声。

这时,公皙凌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众人,殿内瞬间鸦雀无声。公皙凌轻咳了一声,声音很是温和:“无妨,今日是家宴,随便表演一二,热闹热闹即可。”

南今夕傻了眼,她没想到公皙凌会当众为她出头。虽然公皙凌的所作所为让她有些感动,可她却一点也不感激。她这么清楚的表达了她是来凑数的念头,也确实秉持着凑数的态度……她不在乎被人嘲笑,越是嘲笑,她便越是安全,笑过了便会让她退下吧。可是公皙凌却为她出头,还是让她表演,如今骑虎难下,不表演个才艺,怕是脱不了身了。

她想了想,既然如此,那她就凑数凑到底,她清了清嗓子,试探性的问:“臣女才艺不佳,可否打个谜语,凑个数?”

众人哄堂大笑,没人会想到,南家小姐欲在大殿上表演的才艺居然是打谜语。南今夕有些不好意思的尬笑,她本来就是来打酱油的嘛。

袁贵妃眼睛微闭并不作答。

公皙凌轻咳一声道:“无妨。”

南今夕笑道:“又圆又扁肚里空,活动镜子在当中,大人小孩都爱他,每日向它鞠个躬,打一用具!”

“每日鞠躬?什么东西每日鞠躬?”

众人面面相觑,只有公皙凌等少数几人但笑不语。

“镜子!每日梳妆对着镜子!”

“不对,不对,谁给镜子鞠躬呀!”

……

袁贵妃突然睁开了眼睛:“什么东西这么金贵,还要本宫每日鞠躬?”

袁玉雅抿嘴笑道:“可是脸盆?”

南今夕笑道:“上京第一才女果然名不虚传!确实是脸盆!”

袁贵妃问:“为何是脸盆?”

公皙烁笑道:“脸盆圆圆扁扁,肚子里面是空的,装了水就成了活动的镜子,我们每日洗脸,可不是给它鞠躬么?”

南今夕连忙跪倒在地:“臣女献丑了。”

袁贵妃笑道:“那就赏你一个金脸盆,你就天天对着它鞠躬吧!”

众人哄堂大笑。

南今夕连忙擦汗:“谢娘娘恩赏!”

……

一场相亲宴会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来热闹哄哄地结束。

宴后,公皙凌看着南今夕捧着金脸盆离去的背影,许是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竟站在那儿独自笑了起来。公皙烁走了过来,笑道:“原来二哥喜欢这样的女子。”

公皙凌收回目光,敲了一眼公皙烁:“休要胡说,只觉得有趣罢了”

“既然二哥不喜欢,明儿我就跟贵妇娘娘讨了她。”

公皙凌横了他一眼:“你敢!”

公皙烁哈哈大笑:“不舍得吧,你放心,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过了片刻,公皙烁很认真的说,“二哥,贵妃娘娘看中的可不是她。”

公皙凌看着南今夕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是夜,南今夕捧着金脸盆小心翼翼的回了紫檀宫后。她生怕金脸盆磕着碰着,更不敢用金脸盆洗脸。这可是袁贵妃的地盘,对她的赏赐不敬就是对她不敬,她可不敢对袁贵妃不敬,那是握着她生杀大权的人。她让阿木搬来一个供台,将金脸盆供奉起来。睡前,南今夕又细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半点怠慢,再给金脸盆鞠了一躬才上床睡觉。她知道做这表面功夫很是荒唐,谁叫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这里里外外全是袁贵妃的眼线,装装样子还是要的,装样子就要恭恭敬敬的装。

令南今夕高兴的是,相亲宴后她可以随意出门了!

这日早起,她先梳妆一番,再对金脸盆鞠了一躬,便哼着曲儿出了门。她心情很好,因为她许久没见小白,现在她要去见小白了,小白肯定有办法,小白肯定知道怎么帮她出皇宫。

她像往常一样,去湘公主的太平宫转了一圈,打个晃子将阿木阿娟支开了,然后自己偷偷的提着食盒来到石榴园。

进了石榴园,她便飞奔起来,好久没见小白了,她有点迫不及待了。她穿过石榴园,跑到了大树下,提起裙子便往上爬,刚爬上石榴树,她便拿眼睛去寻公皙翊的身影……

咦,他居然不在院中!每次来石榴园,他都像个石头雕刻的神仙一般悠然的坐在院中看着书,她以为他会一直这样坐着,不会有别的动作,她忘了他也是个人,有腿有脚,会走会跑的人……

她从树上跳下来,提着食盒满院子的找他,她找遍了院子的每个角落,找遍了院中的每间房屋,都不见公皙翊的身影……

公皙翊不见了?他会去哪里了呢?南今夕失落地坐在藤椅上,失落的趴在桌上。或许他只是有事出去了一趟,待办完事便会回来吧!她要在这里等他,她做了满满一食盒吃食,等他回来吃。

以前,每次来时,他都在院中,这会见不到他,还真有些不习惯呢!南今夕趴在桌上,看着满园的石榴树,大半月不见,石榴已经掉光了,但石榴叶子还葱葱绿绿的堆在树上。现下已经入冬,石榴园早已没了鸟儿的声音,院子特别安静,安静的让她觉得有些孤单……公皙翊之前一个人住在这院中,是不是也像她现在这般孤单?怪不得他日日读书呢,可能只有读书才会让他不孤单吧……

她用手指在桌上画着圈,一圈又一圈,一面画一面想他会去哪里。她就这么趴在桌上,画呀画,等啊等,等到最后她居然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色暗了些许,可是,公皙翊还是没有回来。

她失落地提起食盒,失落地爬到树上,又失落地从树上爬下来,最后失落的出了石榴园。

……

第二日,她又兴致勃勃的提着食盒来了……

第三日……

第四日……

直到第五日,她才意识到,公皙翊真的不见了。她站在院中,看着太阳一分分落下去,自己的一颗心,也渐渐地沉了下去……

她提着食盒失魂落魄的走出石榴园,夕阳下,她的背影显得异常地落寞……

……

石榴树巅,一个公皙翊迎风而立,风扬起他的衣炔,与他墨般的长发纠缠在了一起。许是风太大,寒气太重,灌进他的衣袍,令他咳嗽不止,他咳得天崩地裂。

“殿下,回去吧,她已经走远了……”公皙翊身旁的灰衣人叹息劝道。

公皙翊似没听见般,看着远方的背影沉默不语。

“殿下,您这又是何苦?您中的毒肯定还有办法的……”

“多嘴!”

“老奴只是心疼您,怕您将来后悔……”

公皙翊静静地看着远方,天色渐暗,夕阳染红了半边天。

……

夜里,天空只剩一轮残月和些许星星。

南今夕趴在窗户上看着残月,莫名的有些落寞。

这一整天,她都没什么胃口。公皙翊不见了,她感觉宫里仅有的美好,跟着公皙翊一起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