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下山抢个男子做夫君》下山抢个男子做夫君免费阅读 GL 下山抢个男子做夫君小说TXT

更新时间:2019-07-19 07:25:35

《下山抢个男子做夫君》下山抢个男子做夫君免费阅读 GL 下山抢个男子做夫君小说TXT 连载中

《下山抢个男子做夫君》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蜜糖四四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于是第,木白

主角是于是第,木白的小说《下山抢个男子做夫君》此文是蜜糖四四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山上寒风兮兮,秦之言一人站在山顶看着远方。一如往常,一身黑衣在风中飘荡。只是这次他却感觉有点孤凉,仿佛少了些东西。 秦之言回头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山上寒风兮兮,秦之言一人站在山顶看着远方。一如往常,一身黑衣在风中飘荡。只是这次他却感觉有点孤凉,仿佛少了些东西。

秦之言回头看了看山后,好久才看见一人一个白衣女子笑脸相迎而来。

“小言言,你看看,小爷带什么来了?”暮雪左手提着俩壶烧酒而来。

秦之言未出声回答,又掉头看向了远方。一言不发,只是刚才内心的空荡却一扫而空。

暮雪也习惯了他的一言不发,依然笑着说:“今天天气这么冷,要不要来点,今天我弄了点桃花酿,正好这寒风兮兮,要不来点。”

暮雪裹了裹身上的披风,坐在秦之言旁边的石头上。

话说这块石头还是她第二次来陪秦之言搬来的。

每月十五日,暮雪都会来南山头陪着秦之言,一开始还陪着他站着,不一会儿,就觉得站着太累直接从不远处弄了俩块石头过来,本意是让秦之言陪着她一起坐下来的,奈何秦之言也不坐。哪暮雪也没办法,就自己坐着。

后来觉得坐着也没意思,于是第三次暮雪就不知从哪弄了只野兔烤着吃,秦之言也只是绉了绉眉,没说什么。

于是后来,每次暮雪来陪他都会带一些东西来,吃吃喝喝,好不快活。

而秦之言都是在哪站着也不说话,但暮雪却自己说个不停,也不管秦之言听不听,自娱自乐。

“来,小言言,来一壶呀!可好喝了。”暮雪自己拿起一壶喝了一口,“爽,小言言,你们京城这桃花酿还不错呀,但是跟我们哪的千年醉还是差了点。不够辛辣啊。”

秦之言看了看暮雪,没有说话,转眼便又看向了远方。

“小言言,你确定不喝?”暮雪再次问道,只是秦之言动也没动,理也未理她。

暮雪深呼了一口气,开了另一壶喝了口却未下咽,拍了拍秦之言的肩膀。

秦之言转头还未看清暮雪,只见有人直接冲了过来,唇上一凉,薄唇微张,暮雪趁虚而入,就口中的酒直接渡给秦之言。

秦之言只感觉有东西直接滑入嗓中,秦之言才反应过来一把将暮雪推开,满脸不解的看着暮雪。

“好喝不?”暮雪眨巴的眼睛看着秦之言,一脸的无辜。

“有病!”秦之言不理会暮雪,掉头又看向了远方,只是嘴里的那股淳淳的酒味搞得他有些心神不宁。

暮雪见目地达成,悠哉悠哉地坐在石头上,继续喝着酒。心里默默说着数,偷偷看着秦之言。只是自己都喝完了一壶酒也没见秦之言有要倒的趋势。暮雪纳闷,难道是自家独创“立即倒”失效了。

可是不应该呀,“立即倒”可是爹爹暮千渊一手独创的迷药,只要沾上一口,必然立即身体发软,意思焕然,立即就倒。

暮雪看着秦之言挺拔的背影,莫不是因为秦之言武功太高,药量有些少了。暮雪看了看一旁的小酒,拿起来又是一口欲故技重施。

只是还未等她实行,身后就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

暮雪回头就看见数十个黑衣人,暮雪眨了眨眼,心想,赵城这回装扮比上次有气势多了。只是不对啊,她还没发信号呢?怎么就上来了。秦之言还未倒下,就他们的武功不用说,分分钟就会被秦之言拿下。

暮雪大脑飞快运转,情急之下又是将一旁看着不远处黑衣人的秦之言拉下,将酒渡了过去。

秦之言一脸呆愣,明显脸有些黑了,将暮雪推开。

暮雪心里数着:“三,二,一,倒下。”只是未见秦之言倒下。对面的黑衣人却冲了上来。

“秦之言,拿命来。”

“南城国。”秦之言将剑拔出与黑衣人打了起来。

暮雪看着黑衣人矫捷的伸手,秦之言飞快的剑法,这混乱的场景,也瞬间明白了过来,来人绝不是赵城他们,而是潜在京城南城国的人。

暮雪本欲加入混战,但看着形势压根不用她出手,于是暮雪悠哉悠哉地又坐了下来,看着秦之言潇洒的背影,感叹:“不愧是小爷看上的人,就是帅。”

眼看黑衣人节节败退,暮雪站起身来上前欲帮秦之言去绑一个活口,突然不知从何处冒出一黑衣人直冲秦之言身后。

亮得发光的剑气势汹汹而来,暮雪看着空空的双手,骂道:“娘的,以后一定不随意扔剑。”暮雪没思考太多飞快转身,挡在秦之言背后,剑直冲冲插入暮雪腹中。

“秦之言,拿命来。”

“我说,你们就不能换句台词。”暮雪一如既往地调侃。

“又是你?”来人咬着牙开口道。

“怎么?认识小爷,没想到小爷的威名传得这么远。”

“屡屡坏我好事,今日你也去死吧!”说着黑衣人又要刺向暮雪。

“哎呀,小姑娘家不要终是喊打喊杀呀!”

秦之言将黑衣人的剑直接打开,黑衣人左臂被刺了一剑,后退了几步,秦之言才回头看暮雪,血已经将那一身白衣染红了,脸色煞白,而暮雪却仿佛不知痛,嘴角却依然带着玩世不恭的笑。

“小言言,你快打呀,人都要跑了,看我做甚。”暮雪看着那黑衣女子快要逃跑连忙喊道:“小爷知道自己美,你以后有的时间看。”

秦之言深深地看了暮雪一眼,回头看向不远处的黑衣人,正欲追上,突然身后被打倒的黑衣人抓住了秦之言的腿硬生生抓住了秦之言。

秦之言看已经消失在山际的黑衣女子也不在向前,暮雪摧了一脚抓秦之言的黑衣人,“没想到,还挺护主的。”

黑衣人看着暮雪,眼神凶狠。暮雪蹲了下来,拿着不知何时从别的黑衣人身上取下的腰带,将黑衣人的手牢牢绑住,还一把将黑衣人的面罩寨了下来,同时飞快地抓着一旁死了的黑衣人衣角直接塞到了黑衣人的嘴里。

“呜呜~”

“小爷也是怕你不小心咬到舌头,所以给你塞的,不用感谢哟啊。”说完还拍了拍黑衣人的脸。“没想到,小脸还挺俊的。”

黑衣人听完越发凶狠地盯着暮雪。

秦之言看着调戏黑衣人的暮雪脸不由地黑了黑,“你不疼吗?”

“疼,好疼~”暮雪哭唧唧向秦之言怀里靠去,一脸的柔弱,与刚才判若俩人。

秦之言扶了扶额,向空中发了信号。

当木白赶来的时候,看见一地的黑衣人,而自家将军怀里抱着一白衣男子。有些晃神。

“将军,这……”

“将他带回去,好好审问。”说完,秦之言便抱着暮雪离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