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誓不为后:抢来的太子妃》誓不为后,抢来的太子妃 诱受 誓不为后:抢来的太子妃现代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21-01-23 20:04:11

《誓不为后:抢来的太子妃》誓不为后,抢来的太子妃 诱受 誓不为后:抢来的太子妃现代言情小说 连载中

《誓不为后:抢来的太子妃》

来源: 作者:什锦绣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楚潇,盏盏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什锦绣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誓不为后:抢来的太子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楚潇,盏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楼下的艳丽场景很快退怯,正主上场,所有的美女无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楼下的艳丽场景很快退怯,正主上场,所有的美女无论你多么妖娆多姿都得给主角绕道,将场地让出来。

显然,这位新头牌的出场老鸨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眼前光线一暗,只余几盏微弱的灯光照耀,却是只能照亮小片天地。

整个快活楼陷入一片昏暗里,眨眼间,微弱的光辉再次亮起,众人看去,只见空中忽然坠下朵朵漂亮的莲花灯。

一盏盏漂亮的莲花悬在头顶,微弱的光辉将快活楼点亮,美得炫目动人。

花瓣飘落,带着出奇的芬芳,沁人心脾。

一阵惊异后,众人回神之际,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华丽的舞台上竟多了个人,那是一个有着妙曼身姿的美人,。

即便女子带着面纱看不清容貌,可从女子妖娆风情的身姿也不难看出,这应该是一个美到惊心的美人。

薄薄的一片面纱,遮掩了她美丽的容貌,朦朦胧胧的让人看不真切,这种距离美,带着些许的神秘色彩,越发撩拨的人心痒难耐。

别说那些男人,就连从月这个女人见了都有种想要冲上去接下面纱一见庐山真面目的冲动。

妩媚的女子,赤着一双玲珑剔透的玉足,一回眸,一点足,扶柳腰一扭,都是万种风情,惊艳绝伦。

从月失笑,什么叫摄魂夺魄?现在的场景,只怕是毫不夸张。

漠然的视线飘过楚潇钰和楚潇离,楚潇钰倒是面带风流浅笑看得津津有味,一副十分有兴趣的模样,楚潇离……

她看不出楚潇离是不是真的感兴趣,只见他那双深邃浩瀚的眸子此时微微眯起,俊美的容颜上也深邃的让人看不出情绪,眼神虽迷离华艳,可却也冷然不改。

瑰姿艳丽,勾魂夺破的舞曲终,台下喧哗一片,众人情绪高涨,急切的开始叫价,即便这美人最后不会花落自家,可谁也不想失了先机。

那头牌盈盈而立,妙语嫣然的站在台上,艳丽的芳华,独树一帜。

“多谢大家的厚爱,妙烟感激不尽,只是,妙烟今夜挑选入幕之宾的方式不同以往,我想大家也玩腻了用钱砸的游戏,今晚我们换一种如何?”

换一种方式,众人自然乐见其成,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有钱人,都能出得起那最后的价格。

她一句话,青楼立刻变赌场,从月失笑,这难道就不是用钱砸?

不过,她这方式,还真是前所未有!果然新奇!

无奈的从月不得不想方设法的换了一身男装再次出现。

手拿折扇,容颜俊雅,贵气十足的她一出现就被妈妈贼亮的眼睛盯上了。

看着对自己恭维讨巧的妈妈,从月只觉得好笑,想她之前对自己的态度,还真是天上地下两个级别。

无心与妈妈计较那么多,从月拿着钱靠向赌桌。

输钱的人走了一批又一批,现在,能压得起价继续赌下去的已经没有多少。

坐庄的是今晚的头牌,妙烟姑娘。

从月不得不说,这妙烟不但方式新奇,就连心思也是巧妙的。

她坐庄,不论输赢,她都只会是最后的赢家。

她若输,事后,那些钱照样会进入她的腰包,她若赢,不但赢的钱是她的,她的初夜,那些人还得自掏腰包。

这可是双手买卖,无论输赢如何,她最终得到的钱都丰厚的一笔。

掂着手中的银两,从月有些咬牙切齿,气愤的扫了眼楼上看戏的楚潇离,拿她的钱给自己找女人!他还真是想得出来!

想到上次他讹诈自己的那笔钱,从月越发咬牙切齿,可是她没有选择,为了凤家,即便憋屈,她也没有选择。

赌的是最简单的大小,妙烟等着众人下注,从月随手将手中的银子一抛,就落在了大字上。

众人压定离手,妙烟解开谜底,如从月所想,果然是大。

这样反反复复之下,一次一次的下注,能赌的人越来越少,这其中,能独占鳌头的,其中就有从月。

就连楚潇钰这样久经风月场所的能人都被压了下去,临走前,他见从月气定神闲,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也是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她居然能一直走到最后。

抬头看了眼自己的二哥,却见他对这样的结局似乎是丝毫不意外,楚潇钰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本以为自己的二哥是故意刁难,如今看来,也不尽然吧。

“小月月……”楚潇钰讨巧的贴了上去。

从月压下手中的银钱,清冷的视线漠然抬眸,用一副“你有事?”的模样看着他。

“小月月,教教我呗。”楚潇钰风流的笑靥笑得格外讨好,也十分狗腿。

从月漠然收回视线,没有理他,也懒得理他。

“小月月。”见她不搭理自己,楚潇钰有些受伤,越发卖弄撒娇,扭捏的跟一个只会撒娇卖萌的娃娃。

从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依旧淡定从容的冷着脸不搭理他。

楚潇离碰了一鼻子灰,不但没有灰心,反而越挫越勇,他一遍一遍的叫着小月月,折磨着从月的耳膜,让她烦不甚烦。

扫了眼最后留下的人,从月有些烦躁,本以为那边那位应该是个只会吃喝玩乐,花天酒地的花花公子,却不想,他还有两下!

从月有预感,不出意外的话,最后能留下的人,只怕也只有她和那个人。

楚潇钰毕竟是出自皇家,即便平常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可并不表示他就真的没有心机,既然是皇家的人,心思又岂会不深沉?

他注意到从月的皱眉,再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立刻就明白了。

狗腿讨好的凑近从月,他在从月的耳边低语:“那位可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能吃能玩儿,长年混迹赌场,据说,他可是在赌桌上练就了一身好赌术,就连四方赌场的大四喜都只能与他打成平手。”

大四喜是谁?那可是四方赌坊的一把好手,谁不知道他一手赌术出神入化,名门江湖,能与大四喜打成平手的人,显然,这人不一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