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无你处》无你处无江湖 字母文 无你处总受

更新时间:2021-01-25 08:01:37

《无你处》无你处无江湖 字母文 无你处总受 连载中

《无你处》

来源: 作者:野囿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沐九清,林聿莫

主角叫沐九清,林聿莫的小说是《无你处》,它的作者是野囿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沐九清飞上床凑近他的脸,热气喷洒在他脸上,细细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沐九清飞上床凑近他的脸,热气喷洒在他脸上,细细察过他的每一处。

舌头在耳蜗边路过,娇声轻语道:“宝贝,我能拔你睫毛吗?”

林聿莫:“???”

“睡觉!”

“哦。”

沐九清阖上眸子,脚搭在他身上,酣然入睡。

林聿莫身上的火完全被撩拨了起来,看了眼身旁已睡着的人。

“妈的!着火了!”

半夜,沐九清咯咯咯地都大笑了起来,手不断的往他身上摸去。

“哟,你肚子好硬啊!”

林聿莫隐忍着说,“阿清,你想当妈妈了?”

“不……我成为不了一个好母亲的,我怕我会教坏他。”

安静的房间里传来沐九清细微的鼾声。

林聿莫强颜欢笑!

帮她盖好被子,抱着她说“晚安,宝贝!”

夜色里,一对恋人相拥而眠。

清晨,以一记响亮的巴掌声结束了林聿莫的美好梦境!

沐九清看着他脸上的五道红指印,内心有点尴尬!

“林聿莫,你还好吧?”

沐九清冷漠的看了她一眼,翻身起床。

“你最好给我想起昨晚的事!”

沐九清:发生了什么?

沐九清靠在墙上悠悠的刷着牙,林聿莫突然闯进来说。

“想起来了吗?”

沐九清嘴里含着白泡沫,含糊不清的说:“想起什么鬼啊?”

林聿莫“嘭”地甩门出去。

“甩脸子给谁看啊?”

沐九清出来时餐桌上只摆着一份早餐,问道:“我的呢?”

“没有!”

沐九清的火气一下被点燃。

“你到底要让我想起什么?没有提示怎么想啊?”

林聿莫走到她面前,面不改色的脱下上衣,抓起她的手往身上摸。

“你要……干嘛?”

“给你提示!”

细长娇嫩的手划过他干净的脖子,若隐若现的锁骨和坚硬的腹肌。

沐九清怔住了,看着他抓着她的手还在不断的摸索。

不堪的回忆一下子涌上脑海。

“我记起来了,你别……动了。”

林聿莫及时刹住车,勾起一抹邪笑。

“想起来了?”

沐九清低着头像个受惊的鹌鹑,“记起来了!”

“喝了酒就像一只疯狗,到处发疯!”

沐九清抬头与他对视,反驳道:“我没有!”

“没有?那昨晚抱着电线杆的……”

沐九清踮起脚吻住他,堵住他想说的话。

林聿莫搂紧她盈盈一握的细腰!

她用纯情无辜的眼神看他。

“这么迫不及待呢!”

沐九清再次踮起脚,勾住他的脖子。

她咬着唇,深情的盯着他。然后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前颈。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沐九清突然使坏,轻轻舔了一下他突出的喉结。

“嗯哼!”

林聿莫把她摁在墙上,却将手掌挡在在她的脑后。

他若即若离地吻着她的耳垂。

“小朋友,怎么不动了?”

“林聿莫,我肚子疼,大姨妈好像来了!”

林聿莫深深的啧了一声,“靠!”

“我没有姨妈巾了!”

林聿莫沉声道:“等我!”

沐九清坐在马桶盖上,焦急的等待着她的救世主!

“叩叩”

沐九清赶紧开门抢过袋子,换上姨妈巾。

一出门,就看到林聿莫刚着一杯红糖水站在那儿。

“喝了再去吃饭!”

沐九清顿了两秒,以往生理期无论怎样疼,都是她自己一个人扛过来。

给她红糖水的,他是第一个!

林聿莫抬了抬杯子,“喝啊!”

“哦。”

去学校前,林聿莫在她小腹上听了几个暖宝宝,说是可以缓解疼痛。

还把她包成一个肥球,沐九清没有怼他。

因为这是她在特殊时期,第一次被一个人那么细心照顾!

陈青急忙忙的来到西大去找林聿莫。

“老大,你能否跟我回一趟瑓城,古斯特……另成组织了。”

林聿莫半开玩笑道:“陈青,你这头儿不好当啊!”

陈青站立如松,微微低头。

“请您责罚!”

“罚你什么呀?”林聿莫从椅子站起。

“我去跟她说一声,就跟你回去!”

陈青皱了一下眉头,“这个时候,嫂子不应该还没下课吗?”

“算了,我晚点再发消息告诉她。”

下午下课后,沐九清见他没过来,就待在实验室里等他。

尹老师:“沐同学,你家属呢?”

“他应该快过来了吧。我顺便整理一下实验数据。”

“那我先走了,你注意安全!”

沐九清点点头,“好!”

等了许久,沐九清都没有见到那个身影,有点忐忑不安。

时南安看到这尊大佛来了学生会,心里有点膈的慌。

“沐九清,你怎么来了?”

沐九清的视线扫了一圈,仍不见他的身影。

“林聿莫呢?”

“哦!他好像和一个男的走了。他没告诉你吗?”

沐九清眼里瞬间有些落寞,语气低落了。

“说了,我忘了!”

林聿莫千算万算都没想到,一入城就受到了古斯特的袭击。

“呯”!

楼上的狙击手瞄准车胎,打了过来。

车子一翻而下山坡。

“我靠!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你能出来吗?”

林聿莫的额头微微出血,手臂也被玻璃刺了进去。

“老大,我们的支援很快就来了。”

“快溜吧!等支援来,我们都得挂了!”

两人在山里抄着近路,一波三折才回到了鹄翙。

沐九清打开空荡荡的房子,突然有点不习惯没有他的声音。

“你不会又不要我了吧?”

沐九清没有开灯,在黑暗里安静的游荡着。

突然情绪就崩溃了,她胡乱地揉着头发,用力捶打自己的脑壳,眼泪不断的从眸里滑出。

“啊……哈……”

一下子身体就冷了,感受到钻心的痛。

肺部像是被顶住了一样,喘不过气!

“铃铃铃……”

沐九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听了,忍着剧痛去开门。

沐九清在黑暗里摸索着,脚下踩空,猛地砸在地上。

一瞬间脑后的血喷涌而出,染红了地板。

“嘭”!

门外的沐晨听到屋里传来巨大的声响,急忙喊道。

“沐九清,沐九清,沐九清……”

她感到意识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抽离,看着周围黑暗里的妖怪。

大哭道:“哥,我怕,我怕,我害怕……”

沐晨用力撞开门,看到她动弹不得地躺在那儿。

沐九清费力的朝他伸起手,用微弱的语气说道:“哥……哥,我……疼。”

“九清,九清,哥哥送你去医院。别怕别怕!”

沐九清蜷在他怀里,恍惚间看到了他眼里的泪花。

这是她的哥哥呀。

他哭了!

沐九清想帮他拂去眼角的泪,但最终还是没能够!

瑓城最近有大批货物流入,林聿莫一整天都在这里与他人周旋着。

深夜,林聿莫在荒郊野岭里到处寻找着网络信号。

陈青起来去上厕所时,看到他还在那。

“老大你那么晚不睡?喂蚊子啊!”

“我今天没有给她发消息,怕她担心!”

“嫂子那么聪明,肯定会去问学生会的!老大您就放心吧!”

林聿莫轻叹一声,“明天不知道会搞出多大动静?”

宜戋今天值夜班,查房时听到护士说急诊科刚刚送来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

宜戋坐在办公桌前处理病历,心里总不太踏实。

她决定还是去急诊科一探究竟,好平静一下内心!

当看到沐晨浑身是血的颓废坐在医疗椅时,她的瞳孔聚缩,冲了过去。

“沐晨,九清呢?”

沐晨低着头一声不吭,眼泪却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

宜戋看他这样,也不知该跟他说些什么?

宜戋坐下他身旁,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沐晨啊,想哭……就靠在姑姑的肩膀上哭吧!别硬撑着!”

“姑姑,我不能哭了。我已经没有妈妈了,不能再没有妹妹!”

宜戋不动痕迹的抹掉眼里的泪。

“沐晨,会好起来的。都会好起来的……”

“谁是沐九清的家属?”

沐晨急忙说道:“我是!”

宜戋,“我们都是!”

“病人的身体倒没有多少大碍,不过精神倒受到很大的刺激。”

“宜医生,你可得多留意她。”

“谢谢路主任!”

宜戋查房时故意路过沐九清的病房,看沐晨搬了张椅子坐在她床前,还是决定推门而入。

“姑姑,您小点声!妹妹,她睡了。”

“沐晨,姑姑来守着妹妹。你去休息一下,好吗?”

沐晨摇了摇头,“我想让她醒来第一眼就看到我!”

宜戋劝道:“可你要是垮了,谁来照顾妹妹呢?听我的,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下。妹妹一醒过来,我就喊你!”

沐晨一步三回头。

“那妹妹醒了,姑姑您一定要叫我。”

宜戋朝她摆摆手,“知道了!”

沐晨轻声关上门,生怕吵醒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