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生如朝歌死若夏花》生如烟火生如夏花 第29章 幻觉 生如朝歌死若夏花强攻

《生如朝歌死若夏花》生如烟火生如夏花 第29章 幻觉 生如朝歌死若夏花强攻

发布时间:2019-08-26 05:26:5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明远公子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生如朝歌死若夏花》的小说,是作者明远公子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容淳站在书房里,抱着文件夹,面无表情地汇报,“赵家在法院那位亲戚已经拔下来了,他之前收了周海峰的东西,没判小姐即刻死刑,被我们抓

《生如朝歌死若夏花》 免费试读


容淳站在书房里,抱着文件夹,面无表情地汇报,“赵家在法院那位亲戚已经拔下来了,他之前收了周海峰的东西,没判小姐即刻死刑,被我们抓了把柄,下半辈子赵家指望不上了,但是按照您的指示,还是派人盯着赵家,监狱里有少爷的人,小姐暂时是安全的,上面有人问您需不需要现在放小姐出来?”

谢容庭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手扣着桌子,发出哒哒哒的声响。半晌,道,“关着,找两个人,磨磨她的性子。”

容淳点点头,在记事本上记下,抬头,继续道,“辛小姐在周海峰手下的卧底,已经处理了,还有安插在警署看着周海峰的那些钉子也都拔了,我们的人已改了白威的验尸报告,白威的夫人昨天死于意外车祸,还有其他一些小痕迹,截止昨天都已销毁。”

书桌后的男人还是一贯肃清的表情,语气里有种宠溺的感觉,“养的小猫长大了,磨爪子也不知道收敛一点....”

容淳倒抽了一口冷气:谢总,您这养的哪里是小猫分明是一只吊睛白虎好不好!

正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老管家推门进来,鸡贼鸡贼地看了谢容庭一眼,“老爷,辛小姐在道场正和蒙师父切磋呢。”

“嗯?”谢容庭上扬了一个尾调,分明是愉悦的。

“辛小姐心情不错,不过一会儿就不一定了。”老管家看了谢容庭一眼,“蒙师父不想打了。”

“走。”谢容庭站了起来往门口走。

“不打了不打了!打你奶奶个腿哦!每次都说切磋!再切下去我的腰都要断了!我要辞职!我要辞职!”

谢容庭一行人到的时候,就看到蒙将军无力地惨叫,捂着胸口节节后退,一脸警惕地盯着面前步步紧逼的辛桐。

“蒙先生真是冤枉我了,学生只是想切磋一下。”辛桐的语气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温柔的,可那唇边的笑意简直可以说得上是不怀好意。

蒙腾抓紧了衣襟,感觉自己此刻简直像极了被霸王硬上弓的良家妇女。

想他好歹也是堂堂谢家武装三部的指导教练!如今居然沦落到这种境地,这世道真是叫他心寒.....

“小桐。”

“谢总!”蒙腾看到谢容庭简直像是看到救星,差点哭着扑上去扭成麻花状匍匐到谢容庭的怀里——当然他也就只是想想,没敢做。

谢容庭挥挥手,蒙腾立刻识相地绝尘而去,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辛桐望着人肉沙袋溜走的方向,回头看着谢容庭,一脸不悦。

谢容庭特地换了一件白色的跆拳道服才过来,他极少穿得这样休闲散漫,显得整个人都年轻了几岁。

白色宽大的跆拳道服穿在他身上显得他线条更加利落挺拔,黑色的碎发散落在额前,一双细长的眼睛,淡淡地落在辛桐身上。

谢容庭皮相本来就不差,平日都是一丝不苟的黑衣黑裤,显得整个人十分灰败。今天一身白,却有一种别致的性感在里面。

辛桐从没见过哪个男人可以把跆拳道服穿得这样好看,一时呆了两秒。

“不错。”谢容庭鼓励似的拍拍她的肩膀。这有两层意思,一时除了周海峰的手段,还有一个就是打败了蒙腾。

辛桐当下哪里想得到这么多,才反应过来自己对谢容庭抱着一种欣赏的心情,当下就恼了,这人可是仇人,怎么能觉得他好看呢!

当下就啪地一声打开了谢容庭的手,力气之大连她自己的手掌都疼。

谢容庭只见她薄面飞红,以为是这孩子自尊心上来了,不愿意他夸她,气起来了呢。

这些小孩子的脾气,落不到谢容庭的眼里,他知道辛桐在他这里,要的是一种绝对的公平。

“我跟你切磋切磋。”谢容庭话音刚落,那边就已经急不可耐地飞起了一脚,直接就朝着他的脸来的。

脚势之大掀飞了他的碎发,谢容庭勾起一个笑,侧脸,抬起手,想抓住她的脚踝。

她反应也快,那只脚立刻改变方向落了地,换了个方向朝他后腰踢去。

辛桐可是下了十足十的狠劲的,这一脚下去有几百斤的力道。

师傅经常说她是武学奇才,这腰板看着纤细,可蓄积的力量爆发出来,真的一掌都可以一击毙命,这也是师傅要收她为徒的原因。

谢容庭见她拦腰踢来,立刻弯下腰,她如影子般迅速的一脚也只划过他身背罢了。

谢容庭未等她那只腿落地,已经直起身子,屈膝踢腿,朝她心口打了过去!

辛桐往后一退,他另一只脚就立刻跟了上来,辛桐抬手硬生生挡住了那一腿,那力道震得她脚步晃了晃,却还是稳住了。

辛桐惊讶地张大了眼睛。

五年前她见识过他的速度,当时只觉得简直是飞速,可没有什么实在的感觉。今天和他交手,她才发现,他的快,是那种压倒性的快,光是跟他交手,就可以感觉到那种摧枯拉朽摧毁一切的力量。

辛桐毕竟比谢容庭年轻太多,谢容庭可是实打实杀上来的,实战技巧自然是没有得比。

谢容庭飞快地收回那只腿,辛桐那边又杀了上来,这一脚又是带了杀人的气势。

这次谢容庭眼神狠了许多,手掌在一瞬间,钳住了那纤细的脚腕。

“你!”辛桐一只脚被他提着,姿势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偏偏那男人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顺势一拉,便把她整个人锁到了他怀里,她刚抬头,就对上他如墨的眼睛。

辛桐抬手就是一拳飞上去,他却轻轻巧巧地接住,往心口上一收,笑道,“生气了?”

辛桐当然气了,简直气死了!长这么大还没有在比武上输过,这男人看着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赢了她,太不公平了!

辛桐气起来也不说话,只别过脸去不看他,一个人生着闷气。

谢容庭看她脸颊红得像是苹果,嘴唇红嘟嘟的可爱极了。

这样看着,谢容庭心忽然跳漏了半拍,握着她手腕的皮肤一下就滚烫起来。这种感觉.....

辛桐看着谢容庭脸上有异色,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晌。

谢容庭在她的黑色明亮的瞳孔里,看到自己脸上的慌乱。

他这一辈子没有对谁用过感情,所剩无几的那点温情都用在了那个人身上。对那个人小心翼翼甜蜜期盼,到最后那一刻瞬间覆灭的感觉,简直叫他生不如死。

他没有勇气再去经历一遍,失控的感觉并不好受。

辛桐见他脸色难看,忽然发现两个人这样的姿势很暧昧,立刻跳了出来,气呼呼地走远了。

忽然空掉的怀抱有点冷。

谢容庭怔怔地抬头,望着那抹远去的背影。

一开始的愿望很简单,只是想每天,可以看到这张类似瞳的脸。

看着辛桐的脸的时候,那些汹涌而来的记忆,会让他感觉到原本那颗已经恢复死寂的心,重新跳动起来,身上也逐渐感到些温暖。

只是温暖就那么一点点,根本不够用,之后只会觉得更加寒冷。

那份寒冷会让他加倍清楚,这一切都只是幻像。

——这副躯壳里躺着的,是辛桐。

回去的路上,谢容庭又一次停在那颗紫薇树下。

这颗紫薇树是他和瞳很小的时候一起种下的,现在已经那么大了。

和辛桐散步的时候,他总是会带着她在这棵树站一会,虽然什么都不说,可是只要她站在身边,就会给他一种岁月静好的闲适感。

谢容庭低着头,心里五味陈杂,隐约有些苦涩。

辛桐留在谢家,只是想报仇而已,要走只是迟早的事情。

等到大仇已报.....满院萧索,谁再陪他看庭前花开花落?

想到这里,谢容庭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忽然生出一种可怕的想法。

他要她永永远远地留在谢家。

“辛桐也有十八了。”谢容庭开口。

容淳有事去忙了,身后只跟着老管家。

老管家自小看谢容庭长大,最清楚不过这中间的来龙去脉,他看了看谢容庭脸上隐忍痛苦的表情,又想起了道场里谢容庭的神色,缓缓道,“是啊,辛小姐也到了该交朋友的年纪。”

在那一瞬间,谢容庭脑袋里闪过几张年轻后生的脸。

谢家许多青年才俊,长相端正,事业有成,与辛桐年龄相仿。

“的确。”谢容庭点点头,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

生如朝歌死若夏花

作者:明远公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生如朝歌死若夏花》的小说,是作者明远公子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容淳站在书房里,抱着文件夹,面无表情地汇报,“赵家在法院那位亲戚已经拔下来了,他之前收了周海峰的东西,没判小姐即刻死刑,被我们抓

小说详情